說到第凡內早餐,許多人腦海想必是浮現奧黛莉赫本身著一襲黑色晚禮服,叼著長煙,手撐下巴的畫面,像這樣:

第凡內早餐1

是的,這應該堪稱影史上前無古人、後無來者的高雅氣質照,我們的奧黛莉赫本。據說這套晚禮服最後以46萬7200英鎊拍賣出去,成為影史上第一天價戲服。

 

這長達將近兩小時的電影,要說在演什麼,30字就可以說完了:一個鄉下女孩到了紐約追求奢華的生活被男主角感動而選擇了愛情。(<-----29個字,我真的數了)這個芭樂又八股的愛情片大綱要怎麼說才能說得好,編劇和導演的功力真的很重要。

 

赫本飾演的女主角荷莉,是個說話垃圾又滔滔不絕的女人,她拜金又傻氣,遇到危險的事情也不會判斷,總有她自己近似白癡的邏輯去瞭解世界,從她的說話內容完全無法理解這個女人考慮事情的依據是什麼,或許她只是無聊地跟著感覺走,所以她才老是說她不知道自己是誰。這樣的女孩,如果在現實生活被我遇到,我一定覺得她有夠討厭並且對她完全不耐煩,被警察抓走也是她活該。

 

不過,赫本飾演的這個女孩卻讓我覺得有點著迷,她不讓反對她意見的男人請她喝酒;她聲稱不屬於任何人,卻老是倒貼金龜婿;她說女孩要擦口紅才能讀分手信;她收養一隻貓卻不為牠取名,因為她覺得這隻貓並不屬於任何人;更別提她在心情不穩定的時候,會穿著一身名牌珠寶,拿著紙袋,站在Tiffany櫥窗前....從紙袋拿出一個麵包來啃,這樣她心情便會穩定下來。她會和第一次見面的男人滔滔不絕談起自己如何用「上廁所」來賺錢---男人會付50元給女人去上廁所。天曉得60年代的50元是多大的數字。

 

她還注意到身為作家的男子,打字機沒有色帶,她知道這男人和她一樣靠取悅異性來賺錢,她送他一個色帶。

 

不按牌理出牌、從不緊張焦慮,對許多重要事情不關心,這就是荷莉。男人和她談過一次話,用她送的色帶,寫下他的小說開端:"There was once a very lovely, very frightened girl. She lived alone except a nameless cat."  這,才是「第凡內早餐」真正的故事開頭,我想。

 

我很懷疑這個角色如果換成別人演(據說原本是屬意瑪麗蓮夢露來扮演荷莉這個拜金女),是不是就會變成無聊的電影。電影嘮叨地說了許多細節(像荷莉一樣嘮叨),瘋狂的紐約公寓party,男女主角在紐約的散步小冒險,以賺錢為志業、多次意圖下嫁卻宣告失敗的過程,城市裡迷失的生活第一次讓我覺得很迷人,那不是非常無聊的尋求刺激,而是某種寂寞而務實的生活方式,男主角保羅想寫出一本像樣的小說,這是他的夢想,而這段專心寫作的空窗期卻必須靠有錢女人包養才能過日子;荷莉離開鄉下到大城市,原本是想看看這世界,並夢想能和弟弟一起獨立生活,她不在乎怎麼賺錢,不在乎別人怎麼看她,只隨自己高興,因為她不是荷莉,也不是她離開鄉下前的本名巴樂美,她定義自己不屬於任何人。

 

我們常被告誡理想不能當飯吃,要有腳踏實地的目標。這兩人卻在高聳的樓房間建立了自己各自的空中樓閣,並用自己的方式遊走。我很羨慕,如果我也能無畏地像荷莉或保羅一樣在世間行走,吃飯喝水,都有自己的特色,夫復何求?

 

荷莉不願意接受每個人都會有歸宿的想法,她畢竟年紀小,有著不屬於任何人的叛逆想法,保羅對她示愛,她卻和保羅吵了一架,並把她的貓趕進滂沱大雨中----每個人都看得出來她愛那隻貓,但愛會束縛人,因此荷莉並不承認「那種」屬於彼此的愛情,她用把貓趕走來宣示這件事。保羅說她是把自己關進死胡同的膽小鬼,接著拂袖而去~任何一個小女生都無法接受被點出真相然後被拋棄的事實,於是,她在大雨中奔跑,尋找剛被她丟掉的貓,保羅站著看她在垃圾堆瞎忙;她終於找到象徵自己的貓咪,勇敢面對自己。

 

以上情節,我自己說一遍都覺得很芭樂,不過我還是深深地被感動,他們的空中樓閣裡都有彼此了。

 

沒有激情,沒有限制級情節,這是一個簡單的愛情電影,也不是什麼悲喜劇,保羅從一個朋友的角色到示愛,荷莉從迷失到面對自己,之後荷莉或許還是會在Tiffany櫥窗前吃早餐,保羅還是偶爾對著沒有色帶的打字機一事無成,但還是至少學過同一件事:人在某種程度上還是「可以」屬於他人。你可以選擇屬於誰,這才是自由所在。或許這正是這部電影看了讓我覺得舒服的原因:輕輕地告訴我們過自己的小日子,比什麼都重要。就像在月河上泛行一樣。

 

最後,附上我喜歡的一段,保羅用荷莉送的色帶開始寫了故事,荷莉穿著家居服坐在窗台唱歌~~此時的她不打扮,她/他也不care~

 

 

Moon River, wider than a mile, 
I'm crossing you in style some day. 
Oh, dream maker, you heart breaker, 
wherever you're going I'm going your way. 


Two drifters off to see the world. 
There's such a lot of world to see. 
We're after the same rainbow's end-- 
waiting 'round the bend, 
my huckleberry friend, 
Moon River and me.

 

Moon River - Audrey Hepburn

 

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traveler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